大家都在搜

云锦道人:一名龙虎山请符人,讲一讲关于邱裕松老道长的那些事!



  

7cdf3b556351d2cb028a5615bc34884.jpg

 

  从08年就开始在龙虎山做导游,熙熙攘攘的游客,给了我很多见闻,成为了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我姓邓,笔名云锦道人,以“道人”为名,不是因为我是一个道士,而是因为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已经充满了道文化,云锦是山名,是龙虎山以前的名字,自从天师张道陵来到这里发祥道教以后,云锦山改名龙虎山,而后,龙虎山作为道教圣地名扬天下,今天我想写一写关于邱裕松老爷子的符这些事。

  邱裕松老道长自从去年封顶之后,依然有善信,通过各种方式寻来想要请邱裕松老道长的符。

  但是也有些新的朋友刚刚认识我,并且从来没有见过面,对于符的真假有所疑虑,其实对于这种情况,我也能表示理解,毕竟现在是网络时代,我们简简单单的能够通过网络联系,并没有实际上的交际,也没有在现实生活当中见过面。

  网络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带,有人踏踏实实做事,也有人以次充好。

  过了年之后没多久,有一个人加我的微信,他问了我还有些什么符,我告诉他常用的有存货,比如招财符,平安符,五雷符等等十来道符,然后他也就没有再继续问,过了约莫一个月,他又来找我,说想要请一道邱裕松老道长的贵人符, 问我还有没有,我告诉他还有的,又犹豫了一会儿,他问我怎么能够保证服的真假。

  到此时我也终于明白了他犹犹豫豫了一个月的原因,原来是不能够确定我这边的符是否是真的,其实遇到这种问题呢,我也能够理解网络请符的疑虑,但是如果我光回复个真的,似乎太没有说服力,长久以来,遇到问这种问题的朋友,确实时常会有,我也一直没有个标准答案。

  我从做08年做导游开始,就一直以来作为游客和龙虎山这座道教圣地的衔接媒介,经常会有初次来到龙虎山的人,找我引见去拜访这些老修行,也经常有游客回家之后的一段时间后会联系我,让我帮忙给他请几道符给亲朋好友。

  

cc96865a9cada2bdefd5016cffea9b8.jpg

 

  远的不说,就说近三年吧,在邱裕松老爷子封笔之前,虽然没有每天都有客户,需要我去邱老那里帮忙请符,但是,三五天去一次的频率还是有的,一个星期至少会去两次老爷子家里,帮忙请邱裕松老爷子画的符,也有的善信,请邱裕松老爷子写的字,还有的时候会请邱裕松老爷子所绘制的五雷法扇,在邱裕松老爷子封笔之后,因为不画符的原因,我去的频率就降低了,但是一个月三次还是有的,因为虽然邱老爷子不画符了,但是有善信想要求幅字,依然可以帮大家题字,或者有外地的善信过来了之后,没有来过龙虎山的,不熟悉这里的,也需要我进行引荐,拜访一下老爷子,所以说,作为一个自己的家,与邱老爷子的家只有几百米距离的邻居,我们简直是不能再熟了,在这种情况下了解我的人自然是毋庸置疑,对于新家的朋友,我也不知道该从哪方面说起为自己自证。

  年后咨询我的这个善信的网名叫做清寒,我估计称呼他为小清吧,关于这个福的真假问题,我是这么跟他讲的,我说首先我的符保证是真的邱裕松老道长的,但是光凭我口说是无凭的,我提供一个最好的思路,你来验证:

  我们一起拿着我手上囤的符,去到邱裕松老爷子的面前,问问老爷子这符是不是老爷子所绘,问问老爷子这个姑娘是否可以信任。

  这样的话,验证真假就很简单了,同样比任何方式都权威。

  然后他当时也没说话,我想的他是可能不会再请了,可能也不愿意过来。

  直到前不久,因为疫情原因全国封闭的景区,逐渐开放,我也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景区开放的通知,随即,不久后,他又联系了我,说过几天来龙虎山找我。

  我们约定了时间,4月5号到了龙虎山,小清是个男孩子,见到了他我才知道,他年龄不大,也才20出头,有些腼腆,由于我身高在女孩子当中算是比较高的,有1米72,他和我站在一起比我还低半个头,他可能有些尴尬,一直也没多说话,就接上了他之后,一起到我家拿上了他要请的贵人符,然后去拜访了邱裕松老道长,他还给老爷子提了两袋子营养品。

  经过一番客套聊天,与和老爷子的交流,小清也认可了我,认可了我这边囤的符。

  于是从我这边请了一道贵人符。

  这一单生意,可能是我所接的相对复杂的一单生意吧,但是好在天随人愿,各自圆满。

  代请张家模老道长的符,请邱裕松老道长的符,都可以找我微信。

  

扫码_搜索联合传播样式-标准色版 - 副本_副本.png

 

  我一直在龙虎山,龙虎山是我家,在自己的家乡做生意,定然不会乱搞,更何况举头三尺有神明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也欢迎大家朝圣龙虎山,来这5A级景区的天然氧吧散散心。




上一篇:联合国报告警告不要在病毒期间发展筹资中出现倒退
下一篇:返回列表